决战蟑螂


天,我家突然来了一只蟑螂。深褐色,有一对和身体等长的触角,色泽油亮,会飞。

一看到蟑螂我就倒胃口;我一怕它的气味,二怕它的脚。蟑螂学家说它很厉害,踪影遍布全球,品种六千,在世繁衍四亿年,生命力超强,无惧核子弹;而且,做“虫”又谦虚,不爱斗争,看见人就跑掉。另外烘干后可服,有抑制癌瘤扩散,散瘀解毒的功效,所以应该受到“尊敬”。

可是我怎么看它怎么讨厌;今天我看到的这隻名叫美国,上次看到的叫德国,还有叫澳洲的;不过我才不怕它们祖国名声赫赫,我认为无论是谁,只要它是蟑螂就该毫不犹豫地把它给斩了!

我很怕蟑螂。小时候住外公家,他经营杂货店,家里有个囤货的房间,哪儿最多蟑螂了,每次和它们不期而遇时我就尖叫,为此大舅曾笑我说:唉——呀!蟑螂有什么可怕的?待舅舅杀一个给你看!于是他用鞋子追打蟑螂,看来身手果然不凡,经过一番穷追猛打,蟑螂顿时在他的鞋子低下魂归他乡。有一晚我又神经质的喊叫。舅舅问 什么事?蟑螂!哪里哪里?别怕别怕!我去拿鞋!来不及了啦舅舅,它飞过来了…..啊啊啊…..!我高分贝地叫:它飞到你背后啦,哎哟!它钻到你衣服里面啦!

接下来的情景是:舅舅突然高声叫喊起来,还就地起舞呢!瞧那舞姿,张力颇大且千变万化呢!里边包含了踢腿,弹跳,扭腰,拍打,颤抖等动作,舅舅的“蟑螂舞”跳了好几秒钟,然后就慌乱地将上衣脱了扔得远远的。我躲在墙角看着蟑螂从袖口跳出,然后没命的爬到门外去了。舅舅回过神后慢慢地拧起地上的衣服说:死“嘎杂”!(广东话蟑螂之意)

​不久我们搬离外公家,舅舅不能跟来帮我抓蟑螂了。还好,几年后我又认识了一位不怕蟑螂的男性朋友。

​“呵呵呵!妳怎么怕蟑螂咧?嗯?它只是隻小….小…底昆虫嘛!傻….的!”他将“小小”这两个音节拉得长长的。

“你不怕就帮我把它毙了,它在厕所里边。”

“哎….呀!其实它比很多昆虫都来得优秀,它有很强的辨识能力噢!它可以借着气味和触角去辨识物体…..”

“你可以先帮我解决了它再说吗?”

“可以呀!不过它可敏感了,不好抓呢! 你知道它为何那么敏感吗?关键就在它的触角,对!触角!那是个很厉害的感应器,它可以感应出湿度和温度,方向和味道,所以在黑暗中它也能嗅出食物的来处…. 嗳嗳!你在听吗?”

“噢!当然!可是你这讲座可以等会儿再举行吗?”

“哈哈哈!蟑螂是消灭不完的啦!傻……的!”他摇摇头,终于面带微笑地走进厕所。

​可当他推开厕所门往内一瞧后却迅速地将们关上。“?”“它在墙上嘛!你不管它就是啦!”

​“不行!要管!”

“那…… 有杀虫剂吗?还有,有扫把吗?”

​“嗱!给你杀虫剂。厕所内有扫把….但是,要扫把干嘛?”

接过杀虫剂,他开始吹口哨,他很轻松的进入厕所。接着,我听到连串的“嘶…嘶…嘶…,应该是狂洒喷雾剂的声音吧!接着又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,我好奇推开门,一阵冲鼻的喷雾剂味扑鼻而来;然后我看见他脸面紧绷满身大汗,一手拿杀虫剂一手握大扫把,正在和一只他口中所说的小….小昆虫决战。啪啪!碰碰!嘶!嘶!一阵厮杀,蟑螂受了重伤,它摇摇晃晃地爬上墙壁,屁股后遗下一条黑且臭的分泌物。

​朋友气喘吁吁:“解决了!不过,只要让它找到一丁点食物它又能活过来。好!让我再告诉你蟑螂的夜行性生活。”

​“啊?不必啦! 我看你陪我去买一把扫把更好。我的扫把被你打断了!”

​不久那位朋友出国深造,我忘了问他是否主修蟑螂学。

​后来我谈恋爱,我问男友:你怕蟑螂吗?不怕!你敢抓吗?敢!再后来我们结婚了;我问他:你怕蟑螂吗?不怕!你敢抓吗?不敢!

​所以我决定自力更生。现在我也是左手喷雾剂右手大扫把,我得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速度将它灭了!我缓缓走向它,心中默祷说:别飞过来,别飞过来….。

~卓如燕

Share

发表评论

成为第一个留言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