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晏你下来!


必有点遗传,我小时候也如爸爸一般攀过屋顶。我也爱爬树,尤其屋后的番石榴树,当阳光照得一树果子油亮亮的时候, 我就很想将果子采下来啃它一口。

我会找个竹篮将它挂在树干上,然后手脚并用,一个回合就上了树。

据我看,我是有点儿爬树 “天分”的;在枝桠上,我的身体平衡得挺好,还可以“忽左忽右”,如履平地。

那时小小的心灵真快活啊!不过有一次我突然听到紧急的一声喊:“嗳!晏晏,你怎么爬树?你下来!”

咦!是爸爸喊我呢!我说番石榴熟了,该采了;吃不完的妈妈会腌制。但他扯着嗓子叫:“下来!摔断腿看你怎么办! ”

“不会啦!”但爸又喊:你下来!

下了地,我说:“你看! 这么少,不到十个。”

“还想采几个?再爬就打你。”

后来我还是爬了几次,他发现了说这很危险你懂吗?而且女孩最好学点斯文。但他过虑了,当我变成“淑女”时,就没再爬树了;倒是在台湾侨大住校时,那 宿舍围墙是偷偷爬过两三次。夜归呀!  门被教官锁了。

小时爬树充满乐趣。那低矮的芒果树,枝丫较脆弱的杨桃树都爬过;但不爬红毛丹树, 因有凶悍的红蚂蚁。

现在若看到果实累累的树木,总还有点爬上去的冲动。有一次在海边巧遇一棵肥矮横倾的椰树,一时好玩想爬,但只爬了两尺就使不上力了。 老伴看着有趣,拿起相机“卡擦”拍下,照片冲洗后一看,样子笨笨的。是不我予, 爬不动了。

树到爬时方恨老,我想就是这个意思。

~卓如燕

Share

发表评论

成为第一个留言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