‘机’缘


前飞诗巫,在飞机上认识一位六十来岁的女士。这人挺逗,当飞机餐送到我面前时,我就只盯着餐盒看,因不感觉饿嘛!又有那减肥的心思,所以对盒中餐没立刻“采取行动”。女士看看我,突然伸手为我将饭盒盖子揭开,我忙说:“噢!谢谢谢谢,我自己来。”可是她没让我“自己来”就又撕开那装有刀叉的塑料袋子递给我。唉!盛情难却,于是张口吃饭。她微笑,再接再厉,问我想要咖啡还是茶?

​真是遇到天使了。可回心一想她这么做只有几个可能。(1) 我长得像伟人,她给我服务很感荣幸(2)我样子笨,一看就知道不知道如何打开饭盒 (3)她爱服务, 不服务的话会得服务不周症候群(4)她有爱心,后天下之吃而吃 (5)无事献殷勤,有求於我,又或想骗我点什么

当然我还是极愿意相信她是出于真心的。你说怪也不怪?我们常常感叹世人人情冷漠,可当有人对你示好,你却又怀疑人家心有城府;虽然过去我确曾遇过一些假惺惺的人,可是我怎么可以用相同的态度来度量每一个人呢?转念间我觉得不妨和她做做朋友。

餐后我们聊天,这我才知道她得了淋巴癌,已经接受了好几次的化疗

“四年了,我从不能接受到处之泰然,你应该听过快乐是一天,不快乐也是一天这句话;我现在活得很快乐。”

我说我能了解病痛所带来的煎熬,那过程真是好悲凉。她点点头,有点安慰地说:“谢谢你了解,我找到知音了。”她又给我一包薄荷糖,然后告诉我治病点滴。我听着,看看她右边颜面和脖子因为电疗的关系而有点紧绷;我真想在她脸上轻按几下好让她感到舒服一点

空服员来收餐具了,多幸福啊!因为她又忙着帮我清理桌面,我能感受到她那愉悦的心情,助人为乐也许是她的一种生活方式,她微笑着,心意柔和。她说她文化程度不高,可是从她一些不经意的行为看来,却有着点文明的体现。

在空中,我们心头的距离很快地於那小小的机舱内拉近,并穿越了自我保护的表层。

诗巫快到了,她的故事也说得差不多了。她说回家真好。静默了一会儿后她突然说:“妳会觉得吉隆坡人很看重钱吗?他们总是让钱“走在前头”,很冷漠的。”我拍拍她的手:“哪儿会啊?不错我是很喜欢有点钱啦!可我不冷,你摸!温温的!”“吓?谈了那么久,原来你不是诗巫人啊?”

我们笑,她说若有时间请到她家坐坐, 她要给做几道小菜。我说谢了,行程匆匆,以后吧! 她点头:“好,我们有缘,请珍惜,我们肯定能再见的.

~卓如燕

Share

发表评论

成为第一个留言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