胖胖


友阿安养了两只小白鼠,一只叫胖胖,一只叫公公。前年他移居澳洲,临行前希望我和小妹认一只;我极力摇头,说像我们这种粗心的人养宠物最感苦难,怕亏待了它。

可我的小外甥女阿柔看了白鼠一眼就疼爱的不得了;她坚持要那五个月大的胖胖,她说胖胖可爱,为何舍弃它呢?胖胖也确实可爱,黑溜的眼,毛绒小个子叫人看了忍不住要疼上一疼。前些日子胖胖的爹去世,于是胖胖就和公公相依为命;听说它们很合拍,常一块儿玩。而这位公公,可真的就是胖胖的亲公公噢!后来我们答应收留胖胖,胖胖离开后听说公公因着离愁有两天茶饭不思。

​胖胖一到我们家,阿柔就给它换了个大的圆滚轮。胖胖不知什么是忧愁,成天只会活泼地在滚轮上跑动嬉戏;我看着它,感到生活有了点缀。

​我在妹妹家授课,学生还没到来的时候我会喂它吃点瓜子。我爱看它那套吃法,那么灵活地将瓜子剥壳,同时一颗颗存进口里,存得双颊涨鼓鼓的才慢慢儿吃。

​阿柔一片赤子情怀;她给它洗澡,喂食,说话,放在掌心上玩,还让它轻轻啃咬她的指尖。阿柔还常给我打电话,内容都是胖胖今天又如何如何地;这小白鼠算是找对了人家。

​ 后来阿柔要上中一了,因学校遥远,妹妹决定让她住校。

​“那胖胖怎办呢?”她甚忧愁。“没事啦!我帮你养着就是。”我说。

阿柔离家后换我陪胖胖。可我真不该自告奋勇,因有时活动多了,不知怎样就忘了胖胖。有一次出远门,突然想起它两天没吃,心中很是抱歉,打电话请妹妹给它喂食,她说:“哼!它早吃饱了,真是所托非人!”

阿柔逢星期六回家,进门第一件事就是亲近胖胖。

“嗳?胖胖你怎么瘦了?”一次她说。“不瘦不瘦!长高了嘛!”我说。妹妹听了又拿鼻子哼哼哼。还好,胖胖在大家分工喂养之下渡过一年。

且说后来阿安回来渡假,见胖胖被照顾得如此妥当很是安慰。他说:“这次我回来会接爸妈去澳洲,公公就不带走了,要不我将公公也给了你们?”此话一出妹妹和阿柔同时跳起来:“别别别!我会发昏!”“好好好!胖胖有伴了!”

结果我们又妥协了,阿安终将公公送了来。我想好吧!养一只和养一对没多大差别嘛!不料公公不喜欢胖胖,它将胖胖咬得遍体鳞伤。

赶紧隔离它两。我说:“公公,你不认得它了吗?它是你孙子啊!”“公公老了,有失忆症了。”阿柔说。

自从公公来了,胖胖却变了,它不再活泼,只是静静地躲在一隅,对食物没兴趣,也不来舔我们的指尖。我猜想它被咬伤后可能什么地方不对了,于是骂公公狠心,怎么会伸颈咬自己的“亲生孙子”呢?

此后胖胖日日寡欢,看是生病了。有一天我在北马演唱,回到酒店时阿柔来电伤心说:“阿姨啊!胖胖死了。”吓?怎么就此终了?惊闻噩耗,沉默致哀。几秒钟后我说:“和妈妈一块儿给它举行葬礼吧!”“已经挖了坑,就在门前的龙眼树下。我找石头给它立碑。”她说。

第二天回家我到龙眼树下看,果见有块小石立于树旁,那是胖胖的最后属地。

胖胖死后,阿柔移情于公公,公公可是个“鼠”瑞,儿子孙子都已作古了,可它还如生龙活虎般。

阿柔问若公公也死了,我们可会再养一只?我说不养了吧!小白鼠可也是生灵一个,它应该活在大自然中,可是不知何时他们变成你我的宠物,终其一生被关在笼子里供人玩赏;就如胖胖,胖胖的爸爸,还有公公,它们的天地就只有笼子般大,我们玩得兴味,可我们也同时剥夺了它们的自由。

阿柔若有所思,她又将公公置于手心了;不久她轻轻点头,想是听明白了。

~卓如燕

Share

发表评论

成为第一个留言者!